拥有完善国外服务体系的出国就医服务机构

与国外权威医院签署正式合作协议的出国就医服务公司

全国咨询热线:400-150-8089 杭州五舟海外医疗微博 杭州五舟海外医疗微信 杭州五舟海外医疗微信2
杭州五舟出国看病服务机构

两次遭拒签 肺癌患者如何赴美求医

发布日期:2016-10-25  浏览次数:
  河南的贺先生(化名)经营着一家房地产公司,事业蒸蒸日上之际,他的夫人却在体检时意外被发现左肺有肿瘤。行纤支镜穿刺活检,活检组织经病理会诊、免疫组化及基因检测后,诊断为:1、左上肺复合型小细胞癌(小细胞癌伴低分化腺癌)(cT2N2N0   IIIa),ALK-V(-),2、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外科意见无手术指征,拟行放化疗治疗。

  体检后,贺夫人的身体状况一如往常,并没有任何异常。但罹患肺癌的事实让夫妻俩像揣着个定时炸弹。事不宜迟,贺先生夫妇决定到国外最好的医院咨询一下世界顶级肺癌治疗专家。

  有两次拒签记录,出国就医怎么办?

  出国就医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国外权威医院和专家的预约、病情材料收集整理、病历材料的医学翻译、医疗签证的办理……每一个环节都有非常严格的标准和流程,任何细节出错都可能导致发生问题。就拿签证的办理来说,很多国内患者本已经预约好了医院和专家,却往往因为材料缺失、材料不符合使领馆要求、信息错误等原因,迟迟拿不到签证,延误了病情。

  对此,贺先生是深有体会的。几年前,贺先生约了几位朋友一起去美国游玩。想不到第一次就被拒签了。对于为什么会被拒签,贺先生至今仍然一头雾水。没多久,贺先生又去了次美国大使馆,由于签证材料不齐全,大使馆再次拒绝了他的申请。


麻省总医院Azzoli教授致贺夫人邀请函
 
  两次拒签的经历让贺先生深切明白,专业的事情还是得专业的人来做。在决定赴外就医后,贺先生当即委托了出国看病一站式服务公司——杭州五舟医院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杭州五舟”)为其办理出国就医事项。

  有两次拒签记录,会不会影响这一次签证的申请?贺先生非常担心妻子出国看病会受此影响。杭州五舟医学顾问蒋医生告诉贺先生,拒签记录在一定程度上是会影响面签的成功率,但如果面签材料准备的足够齐全,并能让使馆工作人员充分了解到患者确实有去国外医院接受治疗的必要性,那么面签也不会受到很大影响。

  “杭州五舟会按照最齐全的标准帮助你们整理面签所需要的相关材料,并且会排同事陪同前往使馆面签,这样会尽可能地提高面签通过的概率。”杭州五舟蒋医生这样表示。

  预约治疗肺癌最好的医院、最好的专家

  美国癌症患者五年生存率为66%,中国仅为30.9%。而在美国,治疗肺癌最好的医院是哈佛大学附属医院麻省总医院。杭州五舟蒋医生向贺先生夫妇推荐的就是麻省总医院。

  “麻省总医院在全美的综合排名位居第二,在肺癌的治疗上却领先于其它医院。麻省总医院对肺癌的研究投入非常大,有比其他医院更多的靶向药物进行针对性治疗。”杭州五舟蒋医生介绍道,“麻省总医院尤其在肺癌的基因治疗方面有着突出贡献。麻省总医院在全球最先开展了癌症的基因检测与分型,肺癌患者几乎都知道的易瑞沙也是在该院做的研发,EGFR、ALK等基因突变是该院首先发现的。”


贺先生所居住的波士顿都铎码头酒店
 
  麻省总医院接诊肺癌国际患者的专家只有三人,杭州五舟蒋医生向贺先生夫妇推荐了其中两位——Christopher G. Azzoli教授和Pasi A. Jänne教授。“Azzoli教授是美国治疗肺腺癌最好的专家之一。他不仅是美国临床肿瘤协会(ASCO)临床实践指南委员会主席,也是自2003年开始,他更一直是《ASCO肺癌年度指南》的第一作者。贺先生夫妇最终选择了Azzoli教授。

  根据贺夫人病情,麻省总医院估算出17990美元的预付费用。在电汇预付款后,麻省总医院邀请函和就医行程安排等材料就顺利到达了贺先生手中。

  “Azzoli教授每月只接待一位国际肺癌患者,这次能在短时间内为贺先生预约到Azzoli教授非常难得。”杭州五舟工作人员向贺先生夫妇表示了祝贺。

  忐忑面签:短短几分钟却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在为贺先生预约专家的同时,杭州五舟工作人员就进行了面签材料的整理,面签的时间则安排在10月19日。收到麻省总医院的邀请函后,杭州五舟蒋医生与贺先生的秘书小徐核对了几遍签证材料。

  美国驻华大使馆位于中国北京。按照计划,贺先生夫妇要提前一天到达北京,以便第二天进行面签。为了确保材料都准备齐全,在出发前往北京前,杭州五舟蒋医生又和贺先生本人将面签材料反复核对了好几遍。

  曾经两次被拒签,贺先生显得有些紧张,怕妻子的签证通过了,自己却会再次被拒签。杭州五舟工作人员告诉贺先生不必担心,并再次跟贺先生沟通了面签技巧和注意事项。耐心细致地解答了贺先生的所有疑问后,贺先生的紧张情绪才有所缓解。


杭州五舟拍摄麻省总医院照片
 
  10月19日,在杭州五舟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贺先生夫妇一行人前往美国大使馆面签。面签的过程中,贺先生一度心惊胆战。在看过他们的申请材料后,面签官就进入了办公室,似乎是与上司进行商讨。短短几分钟却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大约四分钟后,面签官才出来宣布——两个人都通过了,贺先生顿时喜出望外。

  追根溯源 “喜出望外”的基因检测结果

  11月4日,顺利拿到签证的贺先生夫妇飞抵美国波士顿。由于不确定需要在美国停留多久,而贸然租赁公寓的话,提早退房就需要支付高额的违约金,杭州五舟波士顿服务中心的李经理建议贺先生夫妇可以先住酒店。待治疗方案确定后,再视情况决定是否租赁公寓。

  按照贺先生夫妇的要求,杭州五舟李经理为他们预定了波士顿Residence Inn Boston Harbor on Tudor Wharf(都铎码头酒店)。酒店离麻省总医院很近,走路只需要15分钟左右,套间价格是239美元(不含税)。贺先生夫妇对于住宿安排颇为满意。

  贺夫人的首诊安排在11月7日。在杭州五舟李经理的陪同下,贺先生夫妇见到主治医生Azzoli教授。查看了贺夫人的病历资料后,Azzoli教授又细致地询问了贺夫人的发病和治疗经历。随后,Azzoli教授告诉贺夫人,她目前的状况不错,肺癌没有进一步扩散。为了准确掌握贺夫人的病情以便制订治疗方案,Azzoli教授为她安排了全面体检和肺癌基因检测。

  “每一个肺癌患者都是与众不同的。基因检测能帮助发现有效治疗药物,让患者避免标准细胞毒性化疗方案的副作用,并确保选择最有效的靶向治疗药物。”Azzoli教授解释道,“国内的基因检测只有几十项,而麻省总医院的基因检测项目有200多项。贺夫人此前虽然在国内做过一次,但还需要再在麻省总医院做一次更全面的检测。”

  三周后,贺夫人的肺癌基因检测结果显示为EGFR基因突变。临床上已证实,如果癌症有EGFR突变,使用EGFR靶向药物效果要比化疗好得多。因此,Azzoli教授开具了EGFR靶向药物——易瑞沙(Gefitinib)给贺夫人服用。


杭州五舟拍摄麻省总医院照片
 
  杭州五舟对于各类治疗癌症的靶向药物一直保持着高度的关注。杭州五舟李经理告诉贺先生夫妇,大多数新药在国内上市都会滞后美国3~5年。目前,美国肺癌靶向和免疫药物目前已多达12种,包括易瑞沙(Iressa)、特罗凯(Tarceva)、Osimertinib(奥斯替尼AZD9291)、Necitumumab(耐昔妥珠单抗)、Afatinib(阿法替尼)、Ceritinib(赛立替尼)、Alectinib(艾乐替尼)、Crizotinib(克唑替尼)、Nivolumab(纳武单抗)、Pembrolizumab(派姆单抗)、Ramucirumab(雷莫芦单抗)和Bevacizumab(贝伐珠单抗)。而国内已上市的靶向药物仅有易瑞沙、特罗凯、克唑替尼和贝伐珠单抗这四种。其中,国内“最新药物”——克唑替尼,是美国2011年就上市的第一代靶向药物。易瑞沙是第一代靶向药物,如果贺夫人对易瑞沙产生耐药性,还可以使用第二代EGFR抑制剂——阿法替尼,第二代药物治疗效果不好,还可以选择第三代的Tagrisso,第三代靶向药物还不行,还可以选择PD-1抑制剂——纳武单抗等。在麻省总医院进行靶向治疗,贺夫人可以有更多的备选治疗方案。

  贺先生夫妇决定在波士顿先服用一段时间靶向药物,以便与Azzoli教授交流病情、调整药量,疗效稳定后再回国。一如所料,靶向药物的治疗进行得非常顺利。12月28日晚,杭州五舟李经理将贺先生夫妇送上回国的飞机。

  杭州五舟出国看病服务机构是目前国外服务体系最完善的海外就医全程服务公司,为国内患者提供国外权威医院推荐、国外权威专家预约、出国看病病情材料收集整理、病历材料的医学翻译、病历材料邮寄、国外医院邀请函及费用预估函的翻译、医疗签证的办理、机票住宿预订、出国前指导、国外看病期间的接机住宿及看病接送、国外就医全程医学翻译、在国外期间的生活翻译陪同及护工陪同安排、归国后的病情跟踪、国外药品包括印度丙肝新药的购买、医院费用账单折扣申请等一站式服务。